茅台股份官网 | 国酒党建
贵州茅台集团
文化茅台

在丝绸之路上痛饮

发布时间:2016-09-24 16:34:30        
致茅台
从灿然的天空,析出日月。
一根漂木上,析出河流。
从远古的绳结,析出文字。
在湍急的马蹄下,析出速度。
 
迁徙之鸟,回望来路,
从它们感恩的曲颈下,析出湖泊
和一片神秘之水。
在水的源头,析出了五谷。
 
在云雾的山谷,从风的
念唱中,析出鲜花。
在繁复的星空和重阳日的
祭祀中,析出一纸酿造的秘方。
 
于秋草和清贫的两岸,
析出念想和子孙。
如果可能,请从爱情里析出
一道乳汁,和她的想往。
 
于是,从日月的轨迹上,
析出劳动和汗水。
从神圣的祷告中,析出
这蜜与流奶的芳香。
 
从一尊庄严的酒神下,析出
陶醉,情义和酝酿中的热泪。
如果可能,请从这一首诗中,
析出茅台,与它优雅的火焰。
抱着茅台走边疆
醉倒在地平线上,醉倒在
虚弱的云,
一块波斯的地毯上;
醉了,像一匹理想主义的瘦狗,
怀念背井离乡的
骨头。
 
我醉了,像一副吮净的鱼骨,
退出了碟子;
一块石头拒绝发芽,鹰
也退出了崎岖的天空;
醉了,像一块黑板溜出了课堂,
空旷的采石场,
奴隶们挤进了公共食堂;
一个喧嚣的时代,唯有酒
才能让人醒转,
但我抱住了一挂马车,在麦草里醉了,
在秋日的门槛上醉了,
和壁画上的观音,
钟表的心脏,一起醉了;
恍惚的月亮,
摇摇摆摆的地球,我和茅台,
和这个换帖的兄弟,挂在
北方的纬度上。
 
我醉了,像一扇半生不熟的羊排,
一块发酵的酥油,
驾着一顶膻腥的帐篷,念叨着
爱人的芳名,
在繁星飞渡的城楼上,彻底醉了;
醉啦,像一本作废的书
页码全无;
一双奔跑的鞋子,丢掉了趾头;
我的身体像一口井,
埋在大漠的深处,
我抱住这一条丝绸之路,
和羚羊、豹子、神仙与天空
统统醉了。
 
就这么醉了,像一只
踉跄的麻袋,
醉倒在心上人的乳房;
我穿过酒杯和敌占区,穿过
霍去病和忽必烈,
带着李白、玄奘、法显和张骞
一路西行,奔向
太阳的根据地;
舌头醉了,嘴醉了,脊梁醉了
十面埋伏的荒凉;
在落日的地方,我拧亮
一盏灯,找见了自己,说:
瞧,这个勇敢的人!
 
醉了!
让我带着酒精和燃烧,
陪你度过
——这时代的晚上。
遥想少年将军霍去病
上酒今日一醉方休在地图上
裹尸在长城下埋葬青春如果
豹子和熊赏脸也请天下英豪
不打折扣上酒再切来一车牛肉
舞姬缭绕侏儒漫唱在一道
圣旨上尽情呕吐蹄铁已经发红
三军逐鹿如今站在了地平线一带
匈奴踪迹难觅唯有秋天站在高处
 
上酒点一盏灯笼挂在帝国的
内部一个人可能抵达的距离
不过是异熟之果照亮史书上酒
或者罢席而去独自散步要是
邂逅了太史公只字不语太多的
倾诉反而让时间刮骨疗毒是的
这么久了与天空面壁和祁连山
一道参悟必须收起自己深藏功名
当年的夜宴
今夜篝火正旺飞天麇集
需要把羊群赶下月亮走上支架
慢慢烧烤需要一本世俗的圣经
撒上孜然香草哲学和盐顺便
把世界请在一侧与沙漠共饮
 
今夜泉水滚烫宜于沐浴敦煌城下
走来了一位龟兹王子他滴血的爱情
哽咽无语而一册吐火罗的文书
被神秘破译谁发现了这个秋天的机心
谁将走上舞台诉说狮子的生平
 
今夜请佛陀打酒让全天下的
菩萨酩酊一场如果天空仍不够热烈
就把灯点进石窟让印度的大象
和波斯的斑鸠一起诵唱即便
彗星陨落整个北方都醉眼迷离
祈求

——献给茅台
从灿然的天空,析出日月
一根漂木上,析出河流
从远古的绳结,析出文字
在湍急的马蹄下,析出速度
迁徙之鸟,回望来路
从它们感恩的曲颈下,析出湖泊
和一片神秘之水
 
劈山伐冰,从一座转世的山顶
析出寺庙;从迎风念唱中,析出鲜花
在繁复的星空和内心的律令中
析出一页经
于秋草和清贫的驻望里,析出
念想和子孙
如果可能,请从爱情析出一道乳汁
 
我记得那个午后,父亲
被全世界的点滴唤醒。所以
从湍急的日光中,析出一块玻璃
从病床上,析出心跳
那一场生命的接力,迅如闪电——
谁在合唱,谁就拥有
流奶与蜜之地
 
于是,从四月的泥土中
析出八月;从天鹅的轨迹上
析出劳动和汗水
从一把快镰,析出五谷
从手上,析出壮大和脚印
如果可能,请从这一首诗中
析出酒,和它优雅的火焰

企业邮箱 | 开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培训 | 旧版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2016 黔ICP备0500332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50029 贵公网安备 52038202001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