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股份官网 | 国酒党建
贵州茅台集团
文化茅台

佳酿浓香散不尽

发布时间:2017-02-22 16:33:49        
    本人从事外交工作40年有余。在我的外交生涯中,自然少不了与茅台酒“打交道”。
    20世纪60年代我在中国驻摩洛哥王国大使馆工作,主管大使的礼宾工作。大使馆地下室有一个酒库,里面存放着不少箱陈年佳酿茅台。杨琪良大使宴请外宾时茅台酒总是少不了的。每当外宾问及,杨大使侃侃而谈,并成了茅台酒的义务宣传员。他说:“茅台酒越陈越香,它最大的优点是酒质纯正,喝了不上头。”听了杨大使生动的介绍,不少外宾对茅台酒产生了兴趣,而一经品尝则又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临别时还要“喝不了兜着走”,向大使要上一瓶,说是“带回与家人共享”。
    回国后,我长期在外交部礼宾司工作,经办过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宴会,与茅台酒“打交道”的机会就更多了。如果遇到宴请酷爱茅台酒的外宾,我往往要叮嘱一句,让人民大会堂(或钓鱼台国宾馆)拿出50年代的陈年佳酿茅台酒。由于这种茅台随着时间流逝越用越少,所以到后来只有主桌才能用上50年代的陈酿,其他桌次只好受点“委屈”,用年头较短的茅台。我曾亲眼目睹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端着茅台酒杯以他独特的外交风度依次同主桌上的来宾频频举杯相互祝酒的情景。我也曾多次亲眼看到周恩来总理、邓小平副总理等领导人与来访的外国元首或政府首脑在宴会结束时信步走向军乐团,对军乐团的精彩演出表示祝贺和感谢。这时少不了几杯香醇的茅台酒被端上来助兴。美酒配佳肴,再加上军乐团演奏的中外美妙乐曲,成了中国国宴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还不止一次地遇到这样的情景:领导人见来访国宾酒兴甚浓,于是把我叫到跟前,嘱咐我让大会堂准备几瓶茅台,以他的名义送给对方,带回宾馆慢慢喝。
    金日成主席、西哈努克亲王对茅台酒情有独钟。记得80年代李先念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宴请西哈努克亲王夫妇,酒助人兴,亲王即席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辞,干了好几杯茅台酒。金日成主席每次来访在宴会上都要同当年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将领、战斗英雄干上几杯。有些来访外宾在北京访问时往往忙于公务,且碍于礼节,不能开怀畅饮,到了地方宴会上仿佛获得了“解放”。记得一次在南宁宴请老挝代表团,一些老挝外宾“反客为主”,频频举杯向中方主人发动“猛攻”,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中方人员真有些招架不住。
    在钓鱼台有时我还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按规定,来访代表团一般随行人员在宾馆餐厅平时用餐时不上茅台酒。但有些外宾兴致勃勃地嚷着“茅台、茅台”,意思是要服务员上茅台。餐厅经理来问我怎么办。遇到这样的茅台爱好者,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破例给他们提供一瓶茅台。而每当此时,餐厅便会响起一片雀跃欢呼之声,可见他们是多么喜欢茅台酒。
    到了90年代,我先后出任驻布隆迪和多哥大使。茅台酒自然成了向驻在国领导人贺岁馈赠的佳品。1995年9月在北京召开世界妇女大会前,我借机为总统夫人送行设宴请总统夫妇来使馆做客,品尝中国的美酒佳肴。总统夫妇来使馆做客不仅是我到任以来的第一次,在战火纷飞的布隆迪,总统偕夫人出席一个外国大使的晚宴也是没有先例的,举馆上下为此忙碌了好几天。我亲自选定了菜单和饮料,还特意关照办公室要准备上好的茅台酒。总统官邸与我馆是紧邻,仅一墙之隔。那天总统夫妇在众多安全人员簇拥下来到使馆,受到我馆人员的热烈欢迎。席间,我们一边喝着茅台酒,一边品尝我的家乡菜(淮扬菜)。我还不时地回答总统夫妇提出的有关中国的问题。酒兴一来,话也多起来。我们从北京9月份的气候谈到中国妇女的社会地位,从计划生育谈到离婚率……自然也要说茅台一番。记得总统问我茅台酒多少度数,我也像当年杨琪良大使那样当起了茅台酒的义务宣传员。我们还拿茅台酒同一些国家的烈性酒作了比较。总统说,这个酒喝了确实不上头。不知不觉,总统夫妇在大使馆已呆了3个多小时。宴会结束前,我再次端起茅台酒杯祝愿布隆迪早日恢复和平和安宁、祝中布友好合作关系不断巩固和发展、祝总统夫人出席世妇会一路顺风。那是一个美好的夜晚,茅台酒的余香缭绕不散,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作者:江康,江苏扬州人。1938年生,1960年毕业于外交学院。长期从事礼宾工作,曾先后任外交部礼宾司处长、参赞、副司长和司长。20世纪90年代出任驻布隆迪和多哥大使。2000年退休,现任对外友协全国理事会理事。)

企业邮箱 | 开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培训 | 旧版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2016 黔ICP备0500332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50029 贵公网安备 52038202001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