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股份官网 | 国酒党建
贵州茅台集团
文化茅台

乔冠华打赌输了

发布时间:2016-11-11 10:33:13        
   1971年10月25日,从联合国总部纽约传来消息,由阿尔及利亚、阿尔巴尼亚等23国提出的驱逐蒋介石集团,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决议草案,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获得通过。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团结发展中国家,为恢复我国的合法席位奋斗了20多年,终于取得了胜利。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发展中国家兴高采烈,表决结果一宣布,坦桑尼亚的代表萨利姆和一些非洲国家的代表在会场里跳起舞来。
   毛主席听到这消息非常高兴,他指示立即组团参加仍在进行的联合国第26届大会。他说:“是发展中国家的朋友们把我们抬进去的。”
   11月2日,外交部长姬鹏飞给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去信,通知他中国代表团的名单。代表团团长为乔冠华,时任外交部副部长。 我有幸成为第一批赴纽约参加第26届联大的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主要担任团领导的英语翻译。
经过紧张的准备,我们于11月9日出发,坐法国航空公司的班机经巴黎飞往纽约,绕地球转了一大圈。当时中美没有建交,两国间没有航运联系。西方国家中,只有法国同我国通航,所以只能坐法航,飞越大西洋到美国的东海岸纽约。
   11月11日,我们抵达纽约,还未来得及倒时差,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团长乔冠华更是马不停蹄,希望会见他的人很多,各种应酬接踵而来……
   一天晚上,领导派我随乔冠华副部长到挪威大使奥尔高的官邸赴宴。临行前,乔特地交代要带两瓶茅台酒。
   挪威早在1954年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1971年夏天,基辛格秘密访华,中美之间开始了高层接触。美国的“越顶外交”使其盟友们震惊,他们感到国际风云正在发生变化,便纷纷改变态度,主动同我国接触。不少西方国家在26届联大投了支持恢复我国席位的票,挪威是其中之一。
    奥尔高到纽约任挪威常驻联合国代表才没有几个月,此前他是驻中国大使,乔冠华当时分管西欧司,所以与奥尔高比较熟。有一次,外交部组织外国使节参观林县红旗渠,我是负责北欧使节的翻译,当时奥尔高对我的认真劲儿还表扬了几句,所以我跟他也不是初次见面。
    我们到奥尔高官邸门口,他早已在大门等候了。老朋友相会于胜利之际,自然要紧紧拥抱。然后,乔冠华从一位工作人员那里接过两瓶茅台酒,送到奥尔高手中。奥尔高立即会意地笑起来,说:“啊,你还记得,你还记得!”乔冠华煞有介事地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原来,在奥尔高离任前,乔冠华和他一起吃过饭。席间,两人谈起了26届联大关于中国席位提案表决的前景。奥尔高非常有把握地说:“这次中国一定能进联合国,我在纽约等你。”乔冠华说:“我看不一定吧,也许明年有可能。”谨慎,说话留有余地,是外交官的传统。奥尔高却不肯让步,说:“我们打赌,怎么样?”打赌就打赌,反正这也不涉及什么政治问题,但是赌什么呢?两人都是外交家,当然不能真赌,只不过是友好的玩笑罢了。乔冠华喜欢喝茅台酒,随手指指桌上的茅台酒说:“就赌这个吧,你输了,送我一瓶茅台酒,我输了,送你一瓶。”双方立即达成了“协议”。
    晚宴的席间,奥尔高为在座的客人重述了这段故事,大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奥尔高打开茅台酒,对乔冠华说:“你输了,该罚!”乔欣然举杯一饮而尽,他说:“你看,中国人是说话算数的吧!我输了一瓶茅台酒,还送你一瓶呢!”
    这次,乔冠华打赌输了,但中国赢了。从此,中国人走上了联合国这个大舞台,为捍卫中国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纵横捭阖,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了贡献。

   (作者:施燕华,1939年生于上海。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曾任外交部高级翻译,翻译室主任,驻联合国代表团、驻欧共体(欧洲共同体的简称)使团参赞,驻卢森堡大使,驻法国公使衔参赞等职。现为外交部外语专家。)

企业邮箱 | 开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培训 | 旧版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2016 黔ICP备0500332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50029 贵公网安备 52038202001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