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股份官网 | 国酒党建
贵州茅台集团
文化茅台

奇妙的算式

发布时间:2017-07-28 11:05:34      来源:1996年6月10日《人民日报》   
    贵州茅台酒名扬四海,蜚声全球。自1915年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中国的茅台酒与法国的白兰地、英国的威士忌同登世界三大蒸馏名酒宝座以来,茅台酒厂已从几家手工作坊发展成为拥有资产总值92603万元、年创利税2.2亿元的国家特大型一级企业。80年过去了,茅台人守业创业的故事不胜枚举。这次去茅台酒厂采访,听到几个颇有趣味的有关思想政治工作的故事。

故事之一
 
   一次,厂党委书记邹开良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他没有冗长的报告,甚至连开场白也没有。“今天我出一道题,请同志们答。”只见他走到黑板前,拿起粉笔,刷刷刷写下几行字:
    10-1=?        10+0=?
    开始,大家漫不经心,以为书记闹着玩。有人心直口快:“10-1=9;10+0=10;书记,你出这么难的题考我们呀。”
    邹开良表情严肃,认真地说:“不全对,还有没有别的答案?”
    大家为之一愣,猜出了“班长”不平常的用意。他们知道此时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邹开良知道大家在想什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是让刚才回答的那位同志再算一次,由他指挥、对位,答案竟成了:10-1=0;10+0=100。
    这时,同志们你看我我看你,连连摇头。有的说:”石板上栽葱——没见过。”也有的说:“恐怕数学大师陈景润也不会做出这样的等号。”
    邹开良站了起来,郑重地宣布:“今天的会议,就是要考虑这种等号。各位是茅台酒厂的领导成员,如果我们这班人都存私心,以权谋私,或者我们中有那么几个人是以权谋私的,抑或只有一个是严重以权谋私的,我们这个领导集体就可能是10-1=0,就带不好广大酿酒工人。如果我们这个领导集体是团结战斗的、大公无私的,严格按照《党章》的要求去做,那么我们这个‘10’就能带来工人的积极性,就会带来比‘100’还要多的效益。领导者是人民的公仆,全厂职工都盯着我们,好的、坏的都跟你学。茅台酒俏销,市场上供不应求,你当领导的搞特权,认关系,批条子,职工就会有意见,甚至消极怠工,就会损坏企业的声誉……”邹开良这一言简意明的宏论,发自肺腑,像一股热浪在大家心里翻滚。会场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邹开良是这样出题,也是这样答卷的。
    邹开良常说,要求职工做到的,领导干部必须首先做到。以人格的力量感召职工,以榜样的力量影响职工,是做好新时期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最好方法。
    早在1992年,邹开良就给厂里有关部门写过信。信中写道:“季厂长、供销公司:我的子女多,教育不够,他们有的严格要求自己不够,很可能找你们作业务上的交往。请你们不要向他们批售茅台酒,不准倒卖茅台酒条,更不能因我的身份办理违反规定的事宜,请厂纪委、监察室监督为感。”这是邹开良的自律公开信,也是对全厂职工特别是党员干部的无声命令。寥寥数语,体现了一位党员干部严于律己、以身作则的优秀品质。

故事之二
 
    倘若以学历选人才,党委书记邹开良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犹如茅台河上一朵普通的浪花,连小学都没毕业的他只能当一个干庄稼活的好把式。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新中国成立后会当上驰名中外的“中国贵州茅台酒厂”的党委书记,更没有想到茅台酒80年来共荣获的19次国际、国内金牌中,有14块金光闪闪的金牌与他有关,也没想到他会当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劳模、高级经济师。
    是久负盛名的茅台酒使他出名,还是他使久负盛名的茅台酒生辉添彩呢?这是一个谜。
    带着这个谜,记者采访了茅台酒厂的几位核心人物。厂长、总工程师季克良在谈到邹开良时说:“我们的心是相通的,由于他的民主作风和身体力行,使我们都可以甩开膀子大干,干得心情舒畅。”主管厂里党务和思想政治工作的党委副书记杨良全,是部队团政委转业的,在茅台酒厂干了20多年。说起邹开良,他由衷地说:“在他手下当副手,有事干,积极性发挥得出来,干起工作来心情愉快。”
    1991年,身兼党委书记、厂长、扩建指挥部指挥长三职的邹开良,把科班出身、身为第一副厂长兼总工程师的季克良推到厂长、法人代表的位置上,他表示,要当开明书记,全力支持厂长的工作,做到“建议不决策,参与不干预,支持不包揽,监督不挑剔,批评不指责。”
    邹开良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人事任免问题上,党委认真做好培养、考核、推荐工作,做到不独揽、不越权,厂长不在不研究,厂长不同意不任免。在营销工作上,坚持厂长一支笔审批制度,从不给厂长出难题。
    党政唱好“将相和”,干群唱好“群英会”。书记厂长的人格力量影响了广大党员干部,全厂各车间各支部领导,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两心”合“一心”,全心全意抓生产、保名牌形成了政通人和的可喜局面。

故事之三
 
    根据外地设立书记、厂长“接待日”的经验,办公室给党委书记邹开良、厂长季克良递交了一份建议书,建议领导设立“接待日”。
    建议书报上去一周,书记、厂长都没签批。办公室的同志催办,他们的回答是“不拟设接待日”。
    在一次书记、厂长办公会上,书记、厂长专题谈了对“接待日”的意见。季克良厂长说:“办公室建议我们设‘接待日’,初衷是好的,应该表扬。但是我认为,每周设一个‘接待日’,一月只有4个‘接待日’,作用不大,不用设了。书记、厂长是职工的公仆,天天跟职工打交道,随时可以解决职工的问题。我看,不设‘接待日’比每月设4个‘接待日’好,这个不等式的叫做4<0。”从此,4<0”的故事在全厂传开了。
    职工说:“书记、厂长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特别关心我们,特别能理解我们,就像是茅台酒厂近个几千人大家庭的‘家长’。”每年春节,外地职工回家过年,他们亲自去车站为职工送行。职工家里有困难,他们亲自登门或打电话慰问。有一次,厂里一名老职工的父亲去世,邹开良知道了,冒雨在泥泞寒冷的山道上步行30多里,为去世的老人送去花圈。这位职工拉着邹书记的手,噙着眼泪说:“想不到你这么忙会亲自来,我只有加倍工作来报答党组织对我的关心。”
这是贵州茅台酒厂思想政治工作的一些普通故事,也是茅台酒厂向心力、凝聚力产生的源泉。

企业邮箱 | 开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培训 | 旧版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2016 黔ICP备0500332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50029 贵公网安备 52038202001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