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股份官网 | 国酒党建
贵州茅台集团
文化茅台

茅台酒驰名中外

发布时间:2017-09-01 09:16:51      来源:《品味茅台   
    茅台酒是我国的名酒,芳香醇厚,清凉爽口,回味悠长。在历届全国评酒会上均评为国家名酒,有“国酒”之荣称,早已驰名中外。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领导人在宴请重要外宾和我驻外使节在重大庆祝和宴请活动中均以茅台酒款待客人,以示对贵宾的一种崇高敬重和热情款待。多年来,我国领导人,特别是周恩来总理,一向非常重视维护茅台酒的荣誉和地位。他多次提出:茅台酒作为“国酒”的崇高荣誉称号不能变,并敦促生产部门要精益求精,保证茅台酒的高品位、高质量。他不时把茅台酒作为国礼赠送给嗜爱茅台酒的外国朋友。我在外交部礼宾司前后工作20多年,担任副司长、司长有七八年。以后担任部长助理又兼管礼宾司工作,有机会参加了许多重要宴请活动和陪同我国领导人出访许多国家,以后又被派往驻外使馆工作并担任大使多年,对茅台酒享有崇高荣誉,颇受中外人士酷爱和赞美盛名天下深有体会。
    1971年7月9日—1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特使、国家安全特别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问中国,这为恢复中断20多年的中美两国政府交往、为尼克松总统访华和两国建交打下了重要基础。当时我有幸参加了这次接待工作,并陪同外交部美大司章文晋司长等秘密前往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接基一行(6人)来京。基辛格抵京当天,下午3时周总理就亲自到基下榻的钓鱼台宾馆5号楼与基会晤。当周总理按时抵达时,早在楼下过厅等候很久的基辛格马上迎上与总理热烈握手,并一一介绍他的随行人员。当介绍到他的两名警卫人员时,总理颇有风趣地说:“我们的茅台酒可厉害呢,喝多要醉人的,可得要当心啊!”顿时引起大家对茅台酒的好奇,现场气氛随即变得轻松。当晚在欢迎宴会上总理用茅台酒与基一行祝酒。总理说,茅台酒既纯又香,饮后心情舒爽,少喝几杯没有事,也不头痛。当时基等表现比较拘谨,且想着即将与周总理的会谈心神不定,所以仅仅有礼貌地喝了一点茅台酒。但品味之后连说好酒、好酒,却不敢干杯痛饮,害怕酒后失态,其他几位官员,特别是那两名警卫人员更是滴酒不沾。短短在京两天时间,共谈了十七八个小时。11日上午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谈,经过两天来长时间紧张、严肃、针锋相对的会谈,最终达成了协议,并决定在4天后按时在各自国土上发表联合声明,同时公布尼克松总统将于次年5月前往中国访问的消息。会谈后,叶剑英元帅代表周总理设午宴招待基一行。这次午宴,与前大不相同,气氛轻松、愉快,谈笑风生。主人刚举杯提议干杯,基一行不约而同地举起斟满茅台酒的酒杯一饮而尽,连2名警卫也不示弱,把随身不离的文件箱就势放下,与我方安全人员也干起茅台酒。基的助手还说,他们回美后一定要向总统介绍茅台酒。据宾馆服务人员反映,基一行饭后回到住房后,又集中在基的客厅里相互又喝起茅台酒,并大声哼起美国小调,共庆这次访问取得成功。离开前,基的随行人员想要几瓶茅台酒带走,宾馆也送给了他们。
    经过多次磋商,尼克松总统终于在1972年2月21日—28日专程来中国作正式访问,我国给予了高规格的接待。这是中美关系上一次举世瞩目的大事,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引起了极大震动。访问结束发表了著名的《上海公报》。毛主席破例于当天下午会见了尼克松,会见时间大大超过预定时间。当晚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国宴欢迎尼克松一行。我们注意到,在席间,周总理几次用茅台酒向尼克松及美方主要官员祝酒,并介绍茅台酒的特点。在茅台营造的热烈气氛中,基辛格开怀畅饮起来,一杯一杯地干,与他在秘密访华参加宴会时那种警觉小心而又礼节性地喝酒姿态,判若两人。当时中外记者早已挤到主桌边把这一精彩镜头拍摄下来。之后,尼克松和夫人在周总理陪同下,亲自到乐队前用茅台酒向乐队指挥和全队队员祝酒致贺,感谢他们演奏了精彩、高水平的美国民间乐曲。
    1972年9月25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对我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期间签订了《中日联合声明》,宣告两国邦交正常化,从而结束了中日两国间的不正常状态。我国政府十分重视这次访问,毛主席会见了田中首相,当时重病在身的周总理先后4次长时间与田中会谈,耐心、反复地做工作,总理知道田中很喜欢喝茅台酒。尽管由于健康原因医生已建议总理少喝,但在宴会上对热情友好、嗜好茅台酒的田中,总理破例用茅台酒多次和他干杯。记得周总理在田中离京前,专门向我们礼宾司同志交代给田中补送两箱茅台酒(48瓶),并指示要附上注明茅台酒特点、制作过程的日文说明书。田中知悉后感到格外激动,他在向总理告别时特意为此事向总理道谢。据了解,田中返日后,在他宴请亲密好友时,才拿出茅台酒招待,并介绍这是周总理赠送给他的中国名酒。两国政府首脑喝茅台酒的佳话在日本传开后,一时在日本掀起一股“茅台热”。茅台酒的价钱一时猛涨三四倍,使酒商发了一笔大财。前几年,我国有代表团访日时见到田中女儿,她告知,周总理赠送给她父亲的茅台酒现只剩下一瓶了,她要把它作为最珍贵的礼物永远保存下来。
    我于1998年9月出任驻瑞典大使。在我到任后,把扩大两国经贸合作作为使馆的一项重要任务来抓,在工商企业界中广交朋友,特别注意对拥有雄厚财力、有影响的知名工商巨头做工作,如瓦伦堡大财团的董事长彼得·瓦伦堡,他掌握瑞典经济命脉,拥有瑞典汽车、飞机、电讯、电器、医疗设备、滚珠轴承、纸张纸浆工业、金融银行等大部分股份。他对中国友好,曾几次率工商代表团访华。在他和其他大财团的有力影响下,瑞典政府拒绝了向台湾地区出售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一批战斗机项目。在我拜会他时,事先了解他特别爱喝茅台酒,我专门带去了几瓶高质量的茅台。因为他早就知道茅台酒是盛名天下的中国名酒,所以颇幽默地说:“有大使的随时供应,我不愁喝不到茅台好酒。”我当即点头表示答应。在我任期近5年中,与瓦伦堡来往比较频繁,每次见瓦伦堡,我总捎去几瓶茅台。他很风趣、爱开玩笑,因见面多,相互也很熟悉,已成为好友,有时他打趣地说:我的好朋友、“茅台”大使给我带来茅台酒了,当即引起在场的人哈哈大笑。而每当他到使馆做客喝茅台酒时,总要询问一下酒的质量、特点和存放年数,显得对茅台酒颇有研究。2003年年初,我与瓦氏电话问候,得知他因有病,遵守医生的劝告,已很久不喝酒了,但特意留存了几瓶茅台酒作为永久的纪念。
    我自参加外事工作以来,对烈性酒从不敢尝试,哪怕喝上一点,顿时就满脸通红。1988年出任驻瑞典大使后,每次宴请瑞典贵宾时均以茅台酒款待客人,但自己又不能喝,而不少欧洲人对茅台酒又格外酷爱,每次喝上三五杯是习以为常的事。所以,出于增添亲切活跃气氛,不使客人“扫兴”,而自己又能摆脱“尴尬场面”,我有时提醒服务员专门为我准备一瓶装满凉开水的茅台酒瓶作为替代。有些瑞典朋友不知情,曾夸我有“海量”。但这种“好景”维持不久就“露馅”了。记得有一次,我在宴请几位内阁部长时,服务员按以往做法作了准备,但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举起茅台酒与客人敬酒并一饮而尽后,顿时感到喉咙火辣,随即大声咳嗽,两眼泪水涌出,满脸通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时,一位部长惊讶地说:“怎么我的酒没有酒味,像凉开水一样?”原来服务员把两个酒瓶搞错了,经我“坦白认错”说明“弄假原因”,引起满堂大笑。从此以后,我就锻炼略为少喝一点茅台酒,以此应酬。这样也很自然。

(作者:唐龙彬,1932年生。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后转南京军区干校学习、北京外国语学院进修英语。1952年派往印度学习印地语。后在驻印度和驻尼泊尔使馆工作,曾任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外交部部长助理。1988—1993年,任中国驻瑞典大使(兼任驻拉脱维亚大使)。1994—2003年,任第八届、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八届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九届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

企业邮箱 | 开票信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培训 | 旧版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2016 黔ICP备0500332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50029 贵公网安备 52038202001007号